宁可一次一次去撞南墙,也不能一个一个失去理想。

什么是越野——国内最早的越野一族

转帖另一好文,但是感觉没写完。

《什么是越野——国内最早的越野一族》

  不好意思,刚才放了一个空炮,又因为操作失误,干脆吃了闭门羹,无奈只好重新换了一件马甲,这才得以登堂入室。善哉!善哉。

  一、开篇

  在上海住久了,就会不知不觉中想念北京,想念北京生活的那段日子,那些朋友。特别是留在北京的那辆吉普车和我的那些吉普车友。对于全世界的车迷来说,这种四轮驱动的多用途运动型汽车变得越来越 时髦了,在汽车市场低迷,各种型号的汽车销量锐减的今天,四驱车一枝独秀,每年竟然以百分之十的销量递增,以至于全球所有有影响的汽车制造企业,纷纷推出了自己的创新产品,哪怕这个企业以前从来没有生产过这玩意儿。
  西风东渐,改革开放以来,咱中国人的爱好也越来越接近国际潮流了,九十年代上旬,在世界上红火儿了没几天的四驱运动文化,在中国得到了热烈的响应,北京、四川、广东、南京各自成立了自己的越野车俱乐部。当然,什么事儿到了中国,就必须照着咱们中国的规矩办,就拿这种四轮驱动的多用途运动型越野车来说,在中国你要是不把它称做“吉普车”,就干脆没几个人能听得懂,其实“JEEP”只不过是人家克莱斯勒公司的一个品牌,根本就不代表整个四驱越野型汽车。北京交管局满街竖着禁止吉普车通行的牌子,差一点儿没把美国克莱斯勒公司的老板急死,以为中国gov-ern-ment非要和他们公司过不去,限制他们公司的品牌进入市场是的。他们哪儿知道,在中国人的眼里,吉普车就是越野车,越野车就是吉普车,谁让当年美国大兵驾驶着你们公司生产的这种“蹦蹦跳跳的小动物”,在咱儿中国大地上横冲直闯来着。
  北京人玩儿吉普车可谓得天独厚,因为中国最大的吉普车生产基地──北京吉普有限公司和北汽摩都在本地,所以,在京城聚积了中国最大的吉普车迷部落,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但是,难就难在车迷们对吉普车这种痴迷不悟
  无怨无悔的热爱上,要知道北京虽然是全国最大的吉普车生产基地,但同时,也是全国限制使用吉普车最严厉的地方,几乎所有市区的主要干线,都毫无理由的限制吉普车行驶,不管你交没交养路费。(切诺基除外)因此,在北京玩儿吉普车的老少爷们儿,特别是玩儿北京2020吉普的,对自己的爱车往往“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并且,面对压力,彼此之间有着一种深深的认同感形成了北京的吉普一族,进而又演化出一系列故事,本篇的目的,就是把这些 发生在吉普一族的故事,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逸闻趣事,如实的向上海的喜欢汽车的朋友们招供,待上海车迷评说。

  二篇、追根朔源

  北京吉普一族的起源要追朔到九十年代初期,那阵子对于生产越野车的中国厂家来说,简直乐疯了,93年推出的2020S车,以其宽大的轮胎,锃亮的铝合金轮圈和四挡变速器,一改传统北京212吉普的原始状态,令人耳目一新,从投放市场之日起,就赢得了消费者的欢心,出现了一派热销的局面到了94-95两年,北京吉普的热销更是红火的一发不可收拾,在全国汽车市场滑坡的情况下,唯独生产2020系列越野车的北京吉普有限公司和北汽摩,出现了产品供不应求的情况。同时,社会上也开始形成围绕着北京2020系列吉普车为基础的车迷群体,当然,和现在比,那时的车迷们只能被算做“初级阶段”,面对着满街的进口轿车,他们在自己的吉普车上挂上国旗,以表达拳拳的爱国之心,他们在车身上画五线谱,画凶猛的动物图形,来反映自己的职业和爱好,在吉普车的前防撞杆上并列装着四个雾灯,是当时吉普一族用以显示威猛的标准装备,当然,其中的好事者,已经开始了对吉普车的实质性改造,如:进行车蓬自动开启的实验,或者就是琢磨化油器、发动机。
  那时候,吉普车迷们彼此尚不认识,但是,如果在街上遇到了,大都会远远地相视一笑,以表示相互的认同。当然,至于越野车四轮驱动的驾驶技术,当时的决大多数车迷们根本就不掌握。吉普车的热销引起了新闻媒体的关注,经济日报记者谭雪梅94年春天率先撰文《2020火起来》,成为北京的吉普车爱好者走到一起来的第一个契机。同时,这一现象也引起了生产厂家的关注,北京吉普有限公司的中方董事长李源洙先生认为:居安思危,要巩固现有的吉普车市场,就必须推广目前正处于萌芽状态的四驱文化,将车迷们组织起来,扩大社会影响,为未来的市场建立坚实的基础。李源洙委托当时公司的公关部经理符德如找到经济日报记者谭雪梅,请她把在文章中描写过的以及她认识的吉普车车迷们招集起来,和公司的中层以上干部在一起开个会,至于会议的名目吗,就叫:用户座谈会好了。
  94年秋天,在北京南郊骑士乐园的一排简易房里,吉普生产厂家和吉普车迷们第一次坐在了一起。据吉普公司质量部经理刘志军事后回忆:开会前大家心里都捏着一把汗,因为公司以前都是和代理商开会,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一批无组织,无纪律的个体车迷,真怕大爷们说出点儿不中听的,让公司上上下下面子上挂不住。
  开会那天的气氛的确热烈极了,由董事长李源洙率领的公司中层以上干部正襟危坐,西服革履,着装整齐,而越野车迷们则各个牛仔装、野战服,各具特色。双方沿长条桌分列两排,相对而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架势,真有点国际新闻中gov-ern-ment代表和“**”谈判的感觉。但是,对于吉普公司生产的2020越野车,车迷们表现出的那种历尽艰辛百折不悔的热情,感动了公司上下人等,公司决定,在现有车迷的基础上,由吉普公司牵头,组织一个〈北京吉普爱好者俱乐部〉,入会的唯一条件是:拥有一辆北京吉普车。现在看来,吉普公司的这种做法,虽说是为了巩固市场,但是对于发展中国的越野车运动和普及四驱文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吉普爱好者俱乐部〉成立的那天是1994年12月31日,地点在吉普公司的大会议室,由李源洙董事长主持成立大会,并产生了俱乐部理事会,理事由吉普公司的李源洙,朱运德,符德如等五位代表和车迷代表周一兵,谭雪梅,李虎,李野夫,张建宇担任,并制作了一面俱乐部的旗帜,当天,吉普俱乐部就组织了活动,全体俱乐部成员,驾车来到平谷县震罗营乡,为当地小学校赠送了书籍、文具并捐了款,当十几辆吉普车编成一队,威风凛凛的穿行在平谷的崇山峻岭之中时,每个人的心情都非常激动。因为,厂家找到了自己的铁杆客户,而车迷们找到了自己的家。

  三篇、初识越野

  94年深秋,在北京吉普有限公司的撮合下,咱们这帮吉普车疯子终于组织了第一次四驱车越野竞赛。地点是永定河干涸的大河滩,场地宽2000米长无限,布满了沟沟坎坎,河沙卵石和一人多高的灌丛,的确是驾车越野的好去处。可是,那时的越野车迷们,那里懂得如何使用前后驱动,那里懂得什么是大扭距低速啊。为此,吉普有限公司特意安排了专家,专门给这帮车迷们讲解如何接通前桥?如何挂四轮低速档?什么样的路况应当配合什么样的档位。专家讲得口若悬河,一脸的高深莫测,这些精湛的理论,直把我们这帮当时的车迷们听得云里雾里,心里话说:那儿这么多的废话,咱们敢在高速公路上跑得时速表停转,小胡同里把大姑娘小媳妇吓得贴着墙,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等会儿赛场上见。讲完课后,大家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竟是:一定要把水箱盖拧紧。于是,纷纷来到自己的车前,一块儿玩儿命地拧起水箱盖来。
  比赛活动一共有两个项目,第一项叫定点绕标,在四、五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设标站三个,车手们开着车,在河滩灌丛中寻找标站,以找到所有标站并最先回到出发地点者为胜。这第二项比赛嘛,可谓“绝唱”,原来骑士乐园的老板也是咱儿车迷之一,他居然拉了一群伊犁马来起哄架秧子,要搞个什么“车马大赛”,到底儿想瞧瞧在着荒郊野地里,是车快还是马快。第一项比赛开始了,在现学现用的基础上,拧紧了水箱盖的车迷们,仅凭着满腔热血,走上赛场,在起跑线把车排成了一行。安全带勒在因为紧张而僵直的石膏象似的身躯上,车手们各个怒目园睁,青筋暴露,还真有点“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架势。发令枪响了,荒凉的河滩上,刹那间滚过隆隆的马达轰鸣,在一片淡青色的废气中,十几辆一字排开的北京2020吉普,犹如见到兔子的猎狗一般蹿了出去,车轮卷起了沙尘,搅得赛场污烟瘴气,在腾起的烟雾中,马达声,喇叭声,刹车声,金属的撞击声,声声入耳。由于平时没有在坑凹不平的荒野上驾车的经验,大家不懂得选路,更不懂得适时加减速度,甚至连地形也没有看过只管猛踩油门,人人奋勇,各各争先,只见起伏不平的永定河河滩上,时有吉普车四轮腾空,从茂密的灌木丛中高高地蹿了出来,紧接着就会传来一声撕心裂肺般的闷响,至于响声过后,车况如何?落在什么位置,驾车人是否还能控制得住汽车,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的事儿了。比赛结束后,真正能够回到出发地点的车就没有几辆,剩下的不是撞了树,就是陷在沙坑里动不了窝,也有飞的太高了,颠坏了悬挂,也有撞在一起“自相残杀”的,总之,是狼狈透了看得刚才讲课的专家直摇头,喘了半天粗气,就说了四个字“精神可嘉”。
  至于第二项比赛嘛,那个乐子可就更大了,就凭这帮赛手的技术和刚刚赛车时的那种惊心动魄的阵势,已经让那些准备同场较技的伊犁马不寒而栗了,可是好戏还在后面,发车后,根本就没有出现车、马并行,争先恐后的局面,而是每辆车认准一匹马,马在前面玩儿命的逃,车在后面拼命的追,总不能让这些四条腿儿的,把咱们这四个轱辘的给拉下不是。结果,好悬没把那几匹伊犁马给吓死。乐得周围看热闹的人直说:怎么瞧怎么和《动物世界》里狮子追羚羊似的。马场老板诅咒发誓,下辈子绝不再干这种缺了大德的损事儿!
  活动结束了,大大的过了把越野瘾车迷这才明白,原来越野和公路驾驶是两码事儿,绝不仅仅是个油离配合加减挡的问题。
  玩儿车的事的确使人上瘾,打这以后车迷们就再也没分开过,我们不时的找个空闲儿,聚在一起,开着自己的吉普车到郊外兜上一圈,寻个河滩山沟什么的,交流一下车技。就这样,我们终于迎来了“中国首届吉普大会”,从接
  到请柬的那一天起,愣是把这群五大三粗的汉子激动得好几夜没睡踏实觉。
  大会在怀柔的深山沟子里举行,分为十个赛段,由易及难,有土路、有溪流、有陡坡、有石滩,真可谓是跋山涉水了。工夫不负有心人,相对那些从来没有过越野驾驶经验的人来讲,这次我们吉普一族们可真算是身手不凡了,无论是多难多险的路段,就没有我们过不去的,并且,也没有出现过翻车、碰撞坏车事故。当然,强中更有强中手,记得那是在第四和第五个路段,要求车手们驾车通过一个满是松散碎石、S形呈35度的急转弯加陡坡。然后,进入河滩,河滩里布满了被洪水冲下来的斗大的卵石,吉普车挂上四轮低速挡,在大石头上跳来跳去,方向盘猛烈的位移,磨的双手生疼,顺利通过了这两个路段的吉普车迷们,开始一起吹起了牛。这位说:这路,也就是咱们!换了谁,也得趴下。那位讲:可不是怎的,刚才那段S弯儿加陡坡,毛驴子走起来都费劲,瞧咱们,愣是不打磕巴儿,一次通过。大伙儿吹着、侃着、兴高采烈地比划着刚才的动作,一时间把我们给得意的摇头晃脑豪情满怀,真有点儿赛纳再世舒马赫不二的劲头。忽然间,前方不远的小树林里传来一阵阵马达轰鸣,那声音异常的大并且异常的低沉,一准儿是那个哪个面瓜又陷了。大家二话不说,争着向小树林跑去,每个人心中都打着:陷了吧,看咱儿给您露一手的小九九可是,跑进树林大家都傻了眼,一辆东风140装满了鹅卵石,几个装车的老农正坐在树底下抽烟,车把式打着了车准备启动。愣过神儿来,大家问车把式:老哥,您是从哪儿把这车给开进来的?车把式说:你们从哪儿开进来的,我就从哪儿开进来的,一天两趟活儿,只有这股道儿。一席话,石破惊天,只把哥儿几个刚才的万丈豪情化做了一头雾水,离开小树林后,几个小时之内,大家谁也没和谁讲上一句话,心里的那份儿别扭劲儿,就别提了。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回想当初有一些事儿干得实在是傻,在整理以前写过的文章时,看得自己都觉得可笑, 有的朋友提出曾经在一些媒体上看过某些篇章,的确,这些故事中有一些曾发表过,今天我不过是把它们重新整理并添加了一点新的章节贴在极限上,可惜我没有扫描机,否则还有许多图片,配着文章看到也挺有意思的。

  四篇、牛刀小试

  掌握了四轮驱动的驾驶技术,开车的感觉就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尤其是在城里开车,简直就没有咱们通过不了的地方,什么井盖台阶,沟坎路沿,对于我们这种大扭距、高底盘、四轮驱动的越野车来说,无不是“小菜一碟”,再加上狂野的车型,开阔的视野,任意开启的软蓬以及隆隆做响的引擎,使驾车人在拥挤的车河中平添了一副高高在上的牛气,尤其遇到一些特殊情况时,只要你能够运用四轮驱动的驾驶技术,往往能创造出令周围司机瞠目结舌的效果记得是90年代中期的一个盛夏,一场瓢泼大雨横扫京城,大雨过后,立交桥下积水没膝,造成了严重的交通堵塞。恰逢此时,接友人电话,称:驾驶的桑塔那轿车误在南城一处立交桥下,紧急求援。放下电话,我带好拖车绳,驾驶2020型吉普车,前往出事地点。出事地点一片汪洋,四周围的雨水依然向立交桥下汇集,积水中,泡着几辆汽车,我哥们儿的那辆紫红色桑塔那正在其中,此时,积水已经漫过机器盖子,哥们儿猴子般蹲在车顶上,同时,也急得猴子般地抓耳挠腮,见到我的“战车”,马达轰鸣,喇叭高叫,从臃堵的车群中左冲右突闯出一条路,来到水边时,他禁不住欢呼起来。
  立交桥下的局面的确很严重,浑浊的泥水将汽车自行车堵成一片,几位勇敢的司机试图闯过去,结果,自己倒变成了“汪洋中的一只小舟”,一辆130改装的救援车,停在水边“望洋兴叹”。整个立交桥下,车如潮,人如堵,怨声载道。我仔细分析了局面,水深50~70公分,水泥底上覆盖泥沙,到达对面距离300公尺左右,凭着以往的越野驾驶经验,我认为完全有把握通过,而通过的关键是:1、分火头不能进水。2、决不能熄火。于是,我首先将风扇皮带卸掉,避免积水进入发动机舱时,风扇将水卷到分火头上,造成熄火。其次,“快走沙子慢走水”,接通前桥,挂大扭距低速档位,稳住油门,我的2020吉普向水里冲去。围观的人群骚动起来,有笑我傻的,有劝我停车的,也有为我欢呼的,我心里当然明白,这欢呼的目的无非是等着呆会儿看我的笑话。2020吉普义无反顾地往水中开去,水越来越深,已经从门边下渗进车厢,排气管浸在水里,“咕咕”的冒着气泡。不远处一位站在三轮车上的大爷,一声吆喝把我给逗乐了。“小伙子,还不赶紧回去,您以为您开得是船哪!”不久,我的“船”就来到哥们儿的桑塔那边上,我的脚不敢离开油门,生怕熄火后水回灌到发动机里,于是,把拖车绳抛给哥们,待他拴好绳后,我挂上一挡,轻抬离合,车头分开水花,得意洋洋地向对面驶去,全部过程干净利索,刹那间,四周围观的人群,爆发出喝彩和掌声,在一片“北京吉普牛逼!2020牛逼!”(自从足球运动兴起以后,北京人似乎就不会用别的什么话去赞扬人家了)的欢呼声中,我们神彩飞扬地离开了出事地点。
  事后,出足了风头的我和哥们谈及我的吉普车,本想我赴汤蹈火地帮你脱离困境,你总得奉承几句,没有想到他竟然长叹一声:“咳!你的车的确不错也的确是咱地地道道的国产货、北京货,可惜呀,在咱北京这地界儿,不让你上长安街,还要分单双日行驶,除了你,谁还会留这个破玩意儿呢?”一句话,听得我兜头一瓢凉水,只剩下看着自己心爱的吉普车,黯然神伤了。
  当然,什么事儿都不能做过了头,要不一准儿会出麻烦。刚刚学会越野驾驶技术后,无论在哪儿开车,都想琢磨个地方试一试身手,就恨咱儿北京城里为什么不平空长出几座山来。有一天夜里,月明星稀,时间已过午夜,我驾车从北城往家里赶,恰巧路过一座新修的行人过街天桥,那适当的坡度,宽大的台阶竟对我产生了无非抵抗的诱惑,我把车停在路边,仔细观察。公路上人迹罕见,车辆稀少,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把车头对准了过街天桥的人行台阶。当车轮碾压着天桥,汽车拾阶而上时,心里那份痛快劲儿,真是无法形容。恰逢此时,远处警灯闪烁,一辆巡警的巡逻车由北向南,从天而降。那闪亮的警灯直把我惊得一身冷汗,而空空荡荡的过街桥上,竟无一处可以藏身的地方。无奈,我只好熄了火儿,关闭车灯,心里想:如果运气不错,警车没有发现我,等他们开过去后,我再溜之乎也。我的车停在了过街桥中央,不当不正的,正好悬在那条宽阔的交通干线的上方。
  警车由远及近,悄没儿声地熄灭了警灯,停在了过街桥下,瞬间,吓得我几乎停止了心跳,我闭上眼睛,等待着那一声“正义”的怒吼。许久,那个期待的声音并没有出现,四周寂静如常,我睁开眼睛,偷眼一望,天啊!桥下的那几位警官摇下了车窗,正在车里抽烟呢。我立刻做出了判断:他们并没有发现我,一定是累了,在桥底下抽袋烟儿歇会儿,也难怪,一天到晚,没黑没白的,连个家也回不去,歇会儿就歇会儿吧,但总得有个走的时候。
  时间可过得真慢,每一分钟的等待都是如此的难熬,西北风一阵紧似一阵从不太严密的车蓬里钻了进来,不敢发动汽车,因此也没有暖气,冻得我浑身筛糠上下牙直打架。上帝啊!佛祖啊!真主啊!神啊!反正我也不懂什么宗教只管把记得起来的神祉不停的呼唤,请他们可怜可怜我,让这帮大爷们快点儿离开。
  也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冻得我是无法再继续等待下去了,我毅然决然地推开车门,趴在过街桥的栏杆上往下看,这一看又吓了我一大跳,桥下,警车的门被推开,一位警官正扶着车门,向桥上看呢。我们两儿面面相吁,好一会儿我才糊里糊涂地问了一句:你...你们看见我...我了么?事后回忆起来,这话问得要多傻就有多傻,连那个警官都被我给问乐了。他笑着说:费什么话呀,你刚往桥上爬时我们就看见你了,还不他妈快给我下来。无奈,我启动了汽车缓慢地,但又悲壮地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把车开了下来,感觉上如赴刑场。
  警车里一共有三个警官,成品字形把我连车带人包围在中间,验明证件后一位警官发话了:嘿,我说,你是怎么把车给开上去的?为了逃避严厉的惩罚我极尽谗媚之能事,满脸挂着我有史以来最生动的笑容,为他解释着什么是四轮驱动,应该如何使用四轮驱动。警官们都挤进了我的汽车,认真地看着我为他们演示,那个晚上,我们聊了很久。后来,在北京吉普一族的队伍里,又多了三个车疯子。

  五篇、遭遇寒流

  吉普车的市场红火了没有几天,96年2月16日,北京市交通管理局的一纸公文结束了北京吉普车生产企业上上下下几万人的梦想,也伤透北京吉普爱好者的心。我们至今也整不明白,那款从小就在我们心中有着崇高地位的北京吉普,那款毛泽东主席曾经亲自乘座,在天安门广场检阅过我们的英雄车,那款在越战前线,在胡志明小道和我们一起躲避M16步枪的袭击,顶住美军鬼怪式飞机轰炸的生死与共的战友,那款真正意义上是咱儿中国人冲破全世界敌对势利的技术封锁,自己设计、自己制造的纯血统中国车,如今怎么了?怎么变得如此不招人待见,竟然在自己的家门口也要分单双日行驶?看着满大街进口的、走私的、合资的外国车或外国品牌的“国产车”,招摇过市,北京的吉普车迷们糊涂了。
  那一阵子儿开车上街必须先在心里合计合计今天是单号还是双号,但是,合计来合计取总有犯傻的时候,我的一个哥们儿,在我的感召下也买了一辆2020吉普车,头一天看着我开着那辆单号车大喇喇的上了街,第二天也想当然的把自己的双号车开到了街上,走到复兴门桥下,远远地就见一个交警冲着他比划儿,示意停车。我哥们儿刚把车停在路边,那个交警就指着桥下堵塞的车流,冲他喊了起来:嘿!你看这车堵的,今天是什么日子?谁让你把车开出来的。我哥们儿一听就火冒三丈,心里话儿说:堵车原因有的是,凭什么把屎盆子往我们开吉普的头上扣,再说了,昨天是单号,你说今天是什么日子?于是,我的哥们理直气壮地回敬了那个交警一句:你喊什么喊,单号双号都分不清,你是怎么管理交通的?我哥们儿那付得理不让人的架势,还真把那个小警察给唬住了,他抓挠着腮邦子思谋着,我的哥们乘机进行启发式教育,他说:我也知道你们干警察的不容易,冬天冻着,夏天晒着,整天汽车废气熏着,所以咱们特遵守交通规则。我哥们儿语气柔和,声情并茂,说得那个小警察不住的点头。哥们儿说得来劲儿了,冲着满街的汽车继续侃着:您说说,就凭我对你们交警工作的理解,如果今儿不是双号的话,我能没事儿给您找麻烦么?不信,您随便在街上找个车问问?如果我说错了,您爱怎么罚我都成。说罢,我哥们儿顺手往车流中一指。不指还好,一指之下,正看见一辆单号车牌的2020吉普车晃晃悠悠开了过来,小警察正了正帽子,示意停车,那位司机刚把头从车厢里探出来,小警察又喊了起来:嘿!今天是什么日子?谁让你把车开出来的。没想到那位司机更横儿,他回答道:你说今儿是什么日子?当然是单号,你冲我们开吉普的厉害什么?有本事冲开大奔、开奥迪的嚷去。这下,那个小警察可真糊涂了,他看了看我的哥们儿,又看了看刚刚下车的司机,一脸的迷茫。我哥们儿此时来了气,摆出一付誓死捍卫真理的架势,冲着那位司机吼了起来:怎么着?怎么着?交警你都敢欺负,过差日子了吧,昨儿是不是单号?单号完了应该不应该是双号?掰着脚指头好好算算,总不至于连这点儿文化也没有吧!一番话竟把那位司机给说乐了,他说:我他妈没文化?你才没文化呢。回家翻翻日历去,31号后面是几号?一席话,听得我哥们儿直翻白眼儿,闹了半天人家设计月历牌儿时并不总是单号非连着双号,31号后面接的就是1号,明白过来的小警察可不管那么多,从兜里掏出罚款单,冲我哥们只说了一个字:本儿!
  那个时候,尾数是单号的吉普车比尾数是双号的吉普车一年里可以多上路八天,就因为这八天,把开单号车的车主儿们骄傲得摇头晃脑。现在,虽然不再对吉普车限号行驶了,可是北京的主要路段,早七点以后晚八点以前干脆就不允许你上,虽然你一个大子儿不少的交了各种苛捐杂税,也不知道制订这条规定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因此,你根本没有地方去说理,想起来,在北京拥有北京生产的越野车的北京爷们儿真是可怜。

  六篇、2020究竟是辆什么车?

  查了半天字典才明白,“好”字有两个读音,一个是三声,一个是四声,三声的“好”当好坏讲,四声的“好”当喜好讲。对于真正的车迷来说什么车才算是好车?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喜欢驾着车满世界撒野的吉普车疯子来说,好车必须具备三条标准:第一是低技术含量,您想想,荒郊野地的,一但汽车发生问题身边又没有个美国、德国培训过的修理工伺侯着,您将面对的只是死路一条。第二是高可靠性。说得通俗点儿就叫皮实,经折腾。现如今的社会风气就象大商场里卖的货一样,天天在打折扣,出门在外,保不齐儿就会遇到个黑店什么的,给您加上点儿自制的90号、93号或者97号汽油,如果您的车太娇嫩到时候您哭可都来不及了。再加上真正的越野走的决不是什么正经路,刮蹭磕碰不可避免,金贵的车咱儿也舍不得不是。至于着第三条么:那就是此车必须给车主儿留下极大的二度创作空间,好让车主在世人面前拥有展示自己才华和创造欲望的余地。说白了就是,这车要使车主们舍的得在它身上下家伙儿,捣饰儿出来要漂亮,想想看,上百万一辆的大奔,几百万一辆的法拉力、劳斯. 莱斯,还有您捣饰儿的缝儿没有?
  如果以这三条标准来衡量,那么纵观目前的中国汽车市场,越野车迷们的首选肯定是北京2020吉普。先说这第一条:技术含量低。咱儿北京2020吉普车的技术含量可算是真低,机器盖子一打开,满视野就那几样东西,水箱引擎,电瓶电机,再加上一个黑乎乎的空滤盒子,机仓里空空荡荡,别提修理起来多好下手了。相同的情况,咱儿也就在老爷车的展览会上见过。也正是由于它的这种简单,所以北京2020吉普恐怕是目前街上跑着的最好维修的车种之一了,不信如果您的北京2020吉普在街上趴了窝,只要您一打开机器盖子,您身边总会凑上来几个大内高手,说东道西,指点迷津。当然,对于这些街头高手您可千万不能全信。
  那一年冬天,我刚刚买了辆北京2020吉普车,早晨起来出门办事儿,参照使用说明中冷天启动汽车的方法,拉开风门,转动车钥匙,“轰”的一声我那小乖乖欢快地唱起歌来,预热了一段时间后,挂挡、走车,一切顺利。
  是日,艳阳高照,风和日丽,2020吉普车引擎工作时特有的嗡嗡声,听起来着实地让人心里痛快,我哼着小曲儿驾车直奔目的地。没想到好景不长,当汽车将要通过一个路口时,突然熄火儿了。反复启动了好几次,也都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无奈,虽然那时我还不懂得修车,也只好掀开机器盖子,摆好工具包,装出一副练家子的模样。正当我在那里装模做样一筹莫展之时,从对面的工厂里晃出来几个身着工作服的工人,围着我看了一会儿,有一个黑大个儿首先发话:嘿,小伙子,车怎么了?我一脸的沮丧,回答道:不知道,突然熄了火,就再也不着车了。会修车嘛?黑大个又问。刚刚拿的本儿,哪儿是哪儿还分不清呢。我老实的回答。闻听此言,那几个人来了劲儿,其中一个卷花头干脆蹬上前保险杠,不由分说地支使着我:去!到车里打一下火儿。此刻,我心里那个高兴呀,心说:这下可好,算是遇到高人了,谁说雷风叔叔不在了,这分明是祖国处处有亲人嘛。在卷花头的指挥下,我反复启动着汽车,黑大个和卷花头围着机器上蹿下跳,一会儿说是怠速太低,一会儿说是油面儿太高,最后,干脆毫不客气地抄起家伙儿,在我刚买的新车上操练了起来。看着这些修车“高手”,如此热心的帮助,从我的内心深处,油然升腾起无限的感激,但遗憾的是,吉普车依然故我,不见丝毫准备着车的迹象。恰逢此时,工厂的门里又摇摇晃晃地走出来一位满脸沟壑,一身沉稳的老师傅,见到此人,黑大个和卷花头欢呼起来:高师傅!您快过来瞧瞧儿,这小哥们儿的车怎么了?高师傅四平八稳的走到车前,再次命令我启动汽车,按照他老人家的吩咐,我不停地转动着钥匙门儿,他听了听动静,又拆下分火头端详了一会儿,以不由分说的口吻对我讲:拐角儿那儿有个汽配商店,你去买个启动线圈,再买个分火头,换上就得。说完,这位显然是德高望重的老师傅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抱怨道:哎!这些国产车,真不争气,还是新车呢。说话间,高师傅一脸的忧国忧民。此时,这位具备了所有文学作品和影视节目中工人阶级光辉形象的老师傅,早已令我深信不疑,他的话我如闻圣旨,一溜小跑找到了那家汽配商店,按照高师傅的吩咐,购买了分火头和点火线圈,在众位高手的帮助下,迅速安装到位,我再一次满怀信心转动钥匙门儿,结果...惨透了, 汽车引擎依然纹丝不动。恰巧儿,工厂大门里传来开饭了的叫喊声,在高师傅的带领下,众位高手纷纷借故退场,路边只剩下我和那辆死活不肯工作的吉普车,我垂头丧气地坐进车厢,心中充满了孤独和无望,不经意间,我突然发现早晨被我拉开的风门儿尚未归位,我随手推上了风门儿,抱着再试一次就弃车的念头,最后转动车钥匙,只听“轰”的一声,奇迹出现了,引擎竟然又欢快的歌唱起来。事后,我才明白,是由于我忘记了将阻风门儿归位,发动机温度升高后,混合气浓度太高,才造成了引擎熄火和无法再次启动。看着换下来的那些崭新零件,直到今天我也没闹明白,那家汽配商店是不是高师傅那帮人开的。
  再说第二条:高可靠性。假如您购买的是一辆崭新的北京2020吉普车,那绝对谈不上高可靠性。实话实说,94、95年那会儿生产的2020吉普车,也许是由于热销的原因,装配得极其粗糙,就拿我买的那辆车来说。后视镜明明应该用两条螺栓紧固,可是只有一个,水箱散热片被刮蹭的很厉害,变速箱里不知道加的是何种润滑油,竟然在一天大风降温之后,冷凝得无法挂挡,最可气的是有一次为了更换离合器片,揭开挡把儿下面的塑料盖儿,本来应该有十二条螺栓的地方,只是在对角线的地方,一边拧了一个,我只好看着剩下的十个黑乎乎的窟窿,“大眼儿瞪小眼儿”的琢磨。这多余的螺栓,装配工们到底把它们扔哪儿去了。望着这辆饱含社会主义大锅饭遗风的产品,我想:生产北京2020吉普车的厂家之所以能够有今天,一定是和这些工人的“努力”分不开的。面对这样的装配质量,北京2020吉普车如果能称得上高可靠性,那才是见了大头鬼呢。但是这时候您可万万不能着急,要耐下性子,象伺侯月子似的伺侯着您的新车,今天调理调理这儿,明天换换哪儿,当您手忙脚乱的经历了一年的苦难之后,把所有该换的换了,该休的休了,该紧的紧了,该上的上了,突然有那么一天,您一定会奇怪的发现,您的车不再无缘无故的当街趴窝了,不再在大冷天儿的打不着火儿了,不再无论停在哪儿都往地上流一滩油了。这时,您才可以说:我的车被“使”出来了。所以,当时机灵的主儿,买国产车时一定要买使用过一、两年的旧车,因为此时的国产车才最好用,才“被使出来了”。这话听起来总让人觉得别扭,总让人感到国产汽车工业的悲哀。
  当您的北京2020吉普车车被“使出来以后”,那么,恭喜您。您真正拥有了一辆经久耐用,特别可靠的汽车了。其设计全部是不计较工本的多余度标准,比如:按照设计标准该车的承载量为500公斤,但是如果您在车上装载了一吨以上的东西,吉普车照跑不误,车的大梁是用两根槽钢子母扣焊接而成,坚固无比,并且底盘通过性能极佳。无论什么样的汽油,只管放心的往油箱里加吧,您的汽车引擎总能够将其充分燃烧,提供最佳的效率比。顺便提一句。北京2020吉普车的配件,可以在全国各地任何一家汽配商店买到,价格又最低廉,这是其它车型所无法比拟的优势。据说当年北京产的汽车,在全国汽车市场的占有率为38%,再看看目前的状况,您信么?
  最后谈谈这第三条:汽车的改动空间。对此,我敢打赌,北京2020吉普车是中国目前最符合这一标准的车型。原因很简单,自从毛主席1966年乘座北京吉普检阅红卫兵以来,此车就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改型换代。因此,为我们广大车迷留下了巨大的缝隙。
  北京吉普车的车身自打从娘胎里出来,就基本上没有多少变化,您想想,几十年了,连咱们的国家领导人都换了好几茬了,它楞是风雨不动安如山的,照现代的标准,这简直是一件令人不可思意的事情。所以说北京产的吉普车先天不足,已经赶不上现代的要求。比如:它的前脸是横条式的,加上左右膀子和机器盖子成圆弧状向前脸儿收缩,就仿佛是一张没牙老太太的瘪嘴,长在一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的脸上,以如今的审美,怎么瞧怎么觉得别扭。因此,相当部分的北京2020吉普车的私人拥有者,首先是在自己的吉普车前防撞杆上加了一排雾灯,试图从视觉上为这张老太太的瘪嘴带上一个口罩。但是,这种做法对于真正的车迷来说,实在是小儿科,车迷们要做的是,重新设计防撞杆,使这个口罩即可以遮挡北京吉普的瘪嘴,又可以突出自己鲜明的个性,甚至直接改动汽车前脸,使得自己的吉普车看起来即凶猛又雄壮。其实,2020吉普车可以改动的地方太多了,如:车厢、车篷、后座、离合器、悬挂系统等,只要您认真琢磨,总能找出不尽人意的地方来,这对于一个有创作欲望的车疯子来说,真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所以,一个过硬的车主,必须好车。只有好车,才能将自己的汽车变成好车。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